• 任何大树都是从种子开始,掌门人揭开CES基业长青的密码 2019-10-12
  • 最美季节走醉美线路——新疆伊犁大环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1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 2019-10-11
  • 【家国网聚·网络旺年】以春节的名义,拉近家的距离 2019-10-05
  •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网络安全举报电话 2019-09-23
  • 一语惊坛(6月6日):矢志不渝依法治国,努力让正义不会迟到,更不缺席。 2019-09-23
  • 张德江:着力完善监督工作机制,加强对宪法法律实施和“一府两院”工作的监督 2019-09-09
  • 成交大户大起底!走街串巷带你领略增城的风土人情 ——凤凰网房产广州 2019-09-09
  •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十一五”研究状况与“十二五”发展趋势》一书出版 2019-09-08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9-08
  • 临潼区马额镇庙张村西坡组农民饮用黄泥水 2019-09-05
  • 看着就想笑这一贴证明,计划经济不是来自苏联,而是来自资本主义 2019-09-05
  • 人贵有自知之明嘛[哈哈] 2019-09-04
  • 成都大学生参加国际超轻复合材料大学生桥梁竞赛获总冠军 2019-09-04
  • 刷爆朋友圈! 今年广州国际灯光节到底有多美 2019-09-02
  • 帝君,请自重 第二百三十四章 褚星归位大结局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帝君,请自重  作者:漓云 书号:45478 更新时间:2019-6-28 
    第二百三十四章 褚星归位大结局
     ?。ㄒ唬?br>
      紫微声平静得有些骇人,道:“事到如今,羲和早已嫁给青华帝君,莫不是你还在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这四个字十分伤人。

      让玉羡错愕了一瞬间,然后陷入死寂和黯淡。他垂着眼道:“没有,我只是希望她幸福。其余的,别无所求?!?br>
      “那方才的话,不要再在我面前说第二次?!弊衔⑺闪擞裣?,自他身边大步流星地走过于。

      玉羡回身,看着他的背影,固执道:“帝君再用自身喂养灵蛇,玉羡就是死也不服帝君的药!”

      后来紫微果真没有去取金线,算是无形之中对玉羡妥协了。他重新配了别的药方,用别的药代替金线,只不过药效不显著且服药的次数和周期又频繁了许多。

      紫微和玉羡陷入了僵局,药却按时按量地送到玉羡那里。比往常更加的苦,简直像是紫微故意整玉羡一样桩。

      玉羡至今有些没想明白,为何紫微会比自己还生气。兴许,为帝君这么久,无人敢顶撞他,而玉羡又让他觉得他是费了力气还不讨好,因而才会恼火罢。

      后来玉羡几乎成了一个药罐子,隔三差五就得吃苦不堪言的药。玉羡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脸色不比以前苍白,总算有了点正常的血,但他和紫微之前的气氛却一直不冷不热。

      玉羡想,既然紫微已经这样不待见了,他身上的伤也仅仅是余威残留,没有必要再留在北极惹帝君不痛快。他想离开北极,等来有机会再好好答谢紫微一番。

      离开了北极之后去哪里呢?

      除了荒海,玉羡已经无家可归。但是他不想回荒海。既然不想回荒海,那便四处漂泊云游四方仙境罢。

      于是玉羡给紫微写了一封感谢信,写得十分的真诚,然后再向紫微表达了辞意。他让小童将信送去紫微那里,继而开始淡淡收拾一下,如来时空手一样,走也不带走任何东西。

      半夜,房间被清白冷无双的月映照出隐隐的轮廓。玉羡瞠眼之间,只见前赫然立着一抹修长的人影。

      “帝君?”玉羡不需仔细看,只闻到了这人身上的气息便晓得是紫微。时常游走在药殿里,紫微身上带了一股微苦的药香。

      “听说你要走?”平静的话语,没有笑意,没有喜怒哀乐。

      “嗯,劳烦帝君对我的照料了?!庇裣鄢牌鹕碜鹄?。

      紫微对他伸出了手,带着一种淡淡命令的口吻道:“把手伸过来?!?br>
      玉羡以为紫微是要给他听脉,便听话地将手伸了过去,放进紫微温润泛着点点凉意的掌心里。手蓦地被紫微包裹住,来不及回。

      “帝君?”玉羡有些惊诧。

     ?。ǘ?br>
      片刻之后,紫微不动声地松开,手指放在玉羡的手腕处,听了一下脉,道:“没好完就要走,这样如何教羲和放心?她会以为,你在我这里受了委屈?!?br>
      玉羡抿嘴,道:“帝君不必担心,我会跟君上说清楚的?!?br>
      “我待你不好吗,为什么要想着走?!?br>
      玉羡沉默了一阵,才道:“不想让帝君一边为我花心思一边对着我又不痛快?!?br>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痛快了,嗯?”玉羡没有说话,他自己感觉到的不可以?结果紫微叹了口气,又道“你还是一点儿没变?!?br>
      紫微这句话的深意,玉羡一直没有去细想。

      紫微不问玉羡的意见,径直取来玉羡的外衣给他披上,然后将他拉下就出了房。玉羡在门口处被绊了一下,紫微及时转身接住玉羡,玉羡碰了一下紫微的膛,连忙退避开来,问:“帝君想带我去哪儿?”

      紫微神情才稍稍缓和了一些,道:“陪我喝酒?!?br>
      玉羡:“现在已经很晚了?!?br>
      紫微:“可是我睡不着,你也别睡了?!?br>
      月下喝酒,喝的是味道一直没变的果酒。羲和亲手所酿。

      忆起了往昔,但两人的心思却各自不同。

      紫微想的是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天幕上下来,陪着他对月赏酒品茗话烛。玉羡想的,都是酿这果酒的人。

      那夜不知是被酒醉了还是被人醉了,紫微一手拈着酒杯,嘴角重新开始噙着笑,眸光滟潋落在玉羡身上。玉羡被他那样的目光所惊,一时竟忘记自己在想什么了,空白一片。

      薄凉的手指伸过来,轻抚玉羡的发,紫微柔声浅笑,道:“紫褚,明明你是守护我的,怎的现在去对别人念念不忘了?!?br>
      紫褚,是哪个?玉羡闻所未闻。

      “你不许想着别人?!?br>
      玉羡茫然,紫微靠了过来,手指点了点玉羡的眉心,低低道:“你的前世,叫紫褚?!?br>
      几乎是瞬间,有许许多多熟悉的画面涌入脑海里,玉羡一惊,惊讶的神情未及浮现出来,整个人就倒趴在了石桌上。是紫微晕了他。

      等他醒来,他就记不得今夜和紫微这样把酒月下。

      后来紫微恢复正常了,玉羡倒开始不正常了。玉羡时常有一种冥冥之中的疑惑,全部都绕成了一团,越理还越。

      紫微总喜欢在玉羡不经意间出现,然后笑着要求玉羡这么做要求玉羡那么做。只要是玉羡能够做到的事情,都会不留余力地为紫微做。

      “听说你的厨艺很好,在荒海的时候经常为羲和君上做饭食?!币?img src="tu/ri.jpg">紫微在黄昏薄暮之际闯进了玉羡的园子里,扰了一室安宁,平添三分。

     ?。ㄈ?br>
      玉羡身上披着外衫,神情安静,静坐窗前,长长的墨发散落在肩上。仅从紫微这个窗外的角度看去,美好得不得了。

      “帝君来了?!庇裣厶鹜防纯醇俗衔?,淡淡一笑,旋即开门出了房间。

      紫微闲适地在园中踱着步,兴致颇好,手指去拨园中的花花草草,道:“我过来蹭饭。今晚想吃东西了,你做给我吃?!?br>
      他没有问“你做给我吃好吗?”而是直接要求玉羡这样做,忒不客气。

      玉羡便温温沉沉问:“那帝君想吃什么?”

      紫微笑眯眯的眼神落在玉羡身上,将他上下都打量了一番,道:“你做什么我便吃什么?!狈路鹚缘牟皇怯裣圩龅亩鞫怯裣壅飧鋈艘谎?。于是玉羡了几样食,紫微启了一坛果酒,两人在房里用晚饭。

      紫微很满意玉羡的手艺,一边吃着回味一边笑若春风道:“没想到你还学会了这门手艺。从前不吃不觉有什么,在别处去吃宴席也不觉有什么,但现在心里确确实实是觉得舒坦的?!?br>
      玉羡笑,道:“帝君太过奖了?!?br>
      紫微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道:“往后你都帮我做吃的罢?!?br>
      玉羡一愣,随即应道:“玉羡在北极一直没能做些什么,若是这期间帝君需要,玉羡自当尽力?!?br>
      兴许是今晚氛围当真不错,两人俱比平时多饮了一些酒。

      屋中烛火翩然。

      紫微手指拈着酒杯轻轻摇晃,单手托着下巴,光浅浅地笑,道:“玉羡,紫褚。紫褚,玉羡?!?br>
      玉羡愣了一下,终于大胆地问:“紫褚是帝君的哪个?”

      “不告诉你?!弊衔⑿?,顿了顿又道“你要一直留在北极我就告诉你?!?br>
      玉羡有些熏了,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我不会一直留在北极的,等我好了我便离开。云游四海?!?br>
      “不许?!?br>
      玉羡迷茫地看着紫微,问:“为什么不许?”

      紫微眼神一直连在玉羡身上,一连喝了三杯酒,道:“我说不许就是不许?!?br>
      “哪有你这样霸道的?!庇裣勖挥凶偶泵挥猩?,只淡淡地总结了一句。

      忽而广袖一扫,房中烛火蓦地熄灭。

      面清风带着柔软的香,闻起来很舒服。玉羡看着人影欺近,感受着自己的被人搂着,他本能地想挣脱,却被人拽起大力地抵在了房门上。

      “喂…唔…”一时间,所有的醉意都因为紫微的一个动作清醒了,浑身血瞬间凝固住。

      他在干什么…居然、居然…

      玉羡用力地推拒,怎料紫微越发抵得紧。玉羡含糊道:“放开…”

      身体紧绷得很,一双人影在暗夜里纠。一人抗拒一人霸道。身体里的力气渐渐被霸道的人走,玉羡愤恨至极,双手拍打着岿然不动的紫微,息着道:“帝君…请你自重…”

     ?。ㄋ模?br>
      “既然来了,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br>
      说放开,紫微又轻而易举地就放开了玉羡。手指轻拭角,含着笑意,魅然无边。

      “你…”玉羡怒目瞪着他。

      紫微轻声又道:“玉羡你醉了?!?br>
      话音儿一落,玉羡只感觉自己眼皮沉重,理智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身体直直朝紫微倒来,紫微接住了他,将他抱到了上。

      第二天白天醒来的时候,玉羡头重得很,条件反地就挣扎着起来,屋中却谁也没有,不由扶着额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昨晚,他和紫微是怎么了?

      玉羡下去,桌边没有饭食没有酒渍,只有一支燃尽的烛台。园子里一切紫微来过的痕迹都没有…

      莫不是,他竟做了一个梦?

      梦见紫微对自己…

      再见紫微的时候是在药殿,紫微让他去吃药。药殿里药雾迷茫,一袭紫衣华袍若隐若现。紫微头也不回,嗓音柔和,道:“玉羡来了,快过来吃药?!?br>
      说着手指就递出一枚药丸。玉羡不管三下五除二,飞快含住就咽了下去。

      紫微侧身看着他,蹙了蹙眉,抬手去摸玉羡的额,被玉羡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去。紫微好笑地问:“怎么了?”

      玉羡抿:“没怎么?!?br>
      “我看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过来我探探?!庇裣畚蠡崃俗衔⒌暮靡?,有些歉疚,再靠前了两步,任紫微温润的手放在自己的额上“怎么,昨夜没休息好么?”

      玉羡神情恍惚地摇了摇头。

      临走的时候,玉羡在药殿门口,转身看着紫微,终是忍不住问:“请问帝君,昨晚,有去过我那里么?”

      “怎么了?”紫微挑挑眉头,稍稍出一点儿诧异的表情来。

      玉羡一看便心下有些放松,道:“没什么,我就是问问?!?br>
      “那我今天来怎么样?”

      “不用,帝君忙罢玉羡先告退?!彼蛋沼裣劬头煽斓乩肟┑盍?。

      紫微不急不缓地走到门口,修长的身量倚着门沿,眯着眼睛看着那抹月华白影,笑着伸手抚上自己的。

      玉羡对自己感到很恼火,不明白为什么要做那样的梦。他怎么能那般肖想紫微,简直就是对紫微的亵渎。

      后来玉羡不敢看紫微尽量避着紫微,只要他一对上紫微的视线,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样一个梦境来。他很愧疚,更加是无地自容。

      何时,潜意识里竟存有这种龌蹉的心思。

     ?。ㄎ澹?br>
      羲和有孕,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大喜事。那天晚上,大家都聚在一起饮酒相聚。玉羡看见青华对羲和如斯体贴照顾,心中有些嫉妒,但更多的是祝福和欣慰。

      究竟是羲和的孩子早生还是的孩子早生,玉羡和紫微下了赌注。没想到紫微的赌注竟然是如果玉羡输了就要一辈子留在北极偿还。但是玉羡只想赢了,找个机会离开北极。

      箭在弦上他不得不答应。不答应会让羲和觉得他输不起。

      索后来让他捏了一把冷汗的是,的孩子先出生,是玉羡赢了。紫微竟将自己随身佩戴的紫星玉赠给他。

      他有些害怕,害怕接触到任何和紫微有关系的东西。害怕自己再一次做有关紫微的梦,对紫微不敬,对自己厌恶。

      只是那枚紫星玉,让玉羡知道了,紫褚究竟是谁。

      玉羡是做了梦,不再是和紫微在夜里纠,而是梦见了紫微和一位月华少年,半夜里品茗赏月有说有笑。

      紫微的容貌未有什么变化,但眉间的意气风发,不是他现如今所有的。那是更早更早的时候,紫微身上才有的东西,那是紫微年轻的时候才有的东西。

      玉羡感觉自己是躲在勺花后面,但被月华少年发现了。少年转头来,看着玉羡。

      只消那一眼,就是莫大的惊吓。一下就将玉羡吓醒了来,一身冷汗涔涔。梦里的少年,居然和自己是同一张脸。

      少年就是紫褚。

      这一切,都不是一个巧合。

      玉羡的身体在紫微的调理之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玉羡面对紫微复一的沉稳淡定,却有了心事。

      紫微步星辰运势的时候,玉羡去打搅了他。

      紫宸宫的星云殿里,点皆是漂浮着的星石。紫微手指一捻,便有一只星石主动飞到手中,然后放在眼前缩小的天幕之上。

      整个浩瀚无穷的天空都被缩小在这星云殿里。如此壮阔的场景,玉羡头一回见。

      紫微星,玉羡认识,是一颗帝王之星。在天幕之上,散发着微微的紫芒,却将一切星曜都笼罩。

      但紫微星孤立清高,所有星辰都立它有些远,对它成瞻仰之势,它身边连一颗辅星都没有。

      紫微看了他一眼,笑:“你来了?!?br>
      玉羡认真地看着缩小版的天幕,心中有一股十分奇怪的冲动。他走上前站在紫微身边,蹙着眉。

      紫微问:“怎么了,不舒服?”

      “帝君不要怪玉羡多事”玉羡终于伸手指着紫微星侧南方的一个星位“这里为什么没有辅星,是不是应该有一颗星?”

      紫微动作一顿。玉羡又道:“玉羡在《北极志》看过,若是多嘴了请帝君原谅?!?br>
      《北极志》里记载,紫微星本是有辅星,并附有星云图。但是有关那颗辅星的记录,却几乎没有。

      是紫微没有记上去。

     ?。?br>
      紫微看着玉羡,眼神幽邃得很,叹道:“我还以为是你觉得应当有一个辅星,原来是在书上看到的?!?br>
      玉羡愣了愣,道:“我本也是这样觉得的?!?br>
      紫微手指捻过一颗又一颗的星石,都抛弃了,道:“没有一颗星适合呆在那个位置?!?br>
      “原来的星呢?”

      “转世了?!?br>
      玉羡心中似有什么东西呼之出,屏着呼吸,问:“它叫什么?”

      紫微放了别的星石在别的地方,声音飘忽得有些不真切,道:“转世前,叫紫褚?!焙龆种干斓接裣勖媲?,触碰着玉羡的脸“转世后,叫玉羡?!?br>
      转世后,叫玉羡。

      玉羡久久回不过神来。

      紫微说,他的前世,是紫微的辅星,紫褚星。

      仿佛那一句话,带着无上的魔力,让玉羡接下来的时间里,几乎夜夜梦魇。

      紫微星的锋芒万丈,紫褚星的默默守候。

      夜半风凉,意气风发的紫衣男子和月华少年,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转眼间硝烟弥漫厮杀天。入目皆是残红的血和一声惊慌失措的呼喊…

      玉羡越发的不正常,在梦境与现实里颠倒黑白是非。

      一又是在梦境里被惊醒,时值半夜。前,熟悉的人影安安静静地立着。

      “又做恶梦了?!弊衔⑼渖硐吕?,探着玉羡的额,为他拭去一头的汗。

      玉羡尚未清醒,安安静静地任由紫微靠近,触碰自己,嗓音低哑带着无助“主上…”

      紫微勾笑,道:“不用这么费力地去想,若是这样不开心,就不要想了?!弊衔⑽媳∩?,牵着他走出房间。

      月下,有花香有清茶。他带玉羡在石桌前坐下,与玉羡一起品茶。

      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玉羡道:“若真如帝君所说,不去想,为何帝君又要带我一遍一遍回味…”

      “因为我等了太久了,一个人快要等不下去了。但不会迫你?!?br>
      那夜,只有紫微一个人有说有笑,玉羡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包括紫微倾身过来,从身后抱着他,头搁在他的肩上,他都没有挣扎反抗。

      潜意识里觉得,本该如此。

      许许多多年以前,他就期待着紫微能这般亲近自己能温柔地触碰自己。但是紫微没有。现如今,会不会太晚呢?

      连紫微都在玉羡耳边轻声问:“你走了我才醒悟过来,会不会太晚呢?”

     ?。ㄆ撸?br>
      上古仙魔大战硝烟四起。最终魔族战败,被仙族或驱逐或封印,三界六道暂归宁和,百废待兴。

      祥和之光,从东西南北天地四极散出,普照大地。

      北极紫微大帝为四极帝君之首,撒开天幕重步星罗安排天上人间之星辰运势。

      紫微大帝本是星辰转世,他代表着天幕之上最重要的一颗星——紫微星,乃帝王之星,旁有一颗辅星为紫褚星。

      紫褚星为紫微的最爱。

      仙魔大战以前,以紫褚的灵力,只有夜半的时候能化作人身,却是一个男人。他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伴紫微左右。为此曾被冒昧夜访的青华撞个正着。

      青华只当是自己来错了时候,本是有什么事情要和紫微商议,但看见紫微和紫褚和谐相处,又退居几步,道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紫微君请继续?!?br>
      也就有了后来,为什么青华知道紫微有这等特殊癖好之说。

      其实紫微很冤枉,他是清白的,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

      哪个又晓得,在仙魔大战中,他曾被无数魔族围攻钻了空子,险些被魔族所伤。紫褚为了救他,从天幕之上扯身而出为紫微抵挡了一击。而紫褚那颗辅星,被击落天际杳无踪迹。

      那紫微杀敌无数??伤?img src="tu/nong.jpg">掉了紫褚星。

      为此紫微伤心数年。直到荒海初平祥瑞齐升。他竟在荒海发现了紫褚的踪迹。

      紫微兴冲冲地前往荒海,与龙族君上喝酒叙旧。他称呼龙族君上一声“大哥”兄弟之间感情甚笃。

      初代龙族君上银发紫瞳,额上有象征身份的独一无二的龙族额印。他是集天地之大灵跃海而就的第一位龙神,俊美无俦,出生之三界大雪封冻呼风唤雨,名雪瞻。

      雪瞻是位狡猾的大哥,和紫微几倍薄酒下来,就道:“今兄弟前来总不会是找我单纯叙旧的?!?br>
      紫微浅浅一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笑得柔和如春风了,凑过来道:“实不相瞒,弟弟我掉了一样宝物,几经探索,发现掉到大哥的荒海里来了?!?br>
      雪瞻一挑眉,睨他一眼,道:“那我看见了,白天紫褚星竟也有如斯大的灵,敢身而出为你挡去风险。你把紫褚星不见了是不是,所以到我荒海来找?!薄罢钦??!?br>
      雪瞻很平静地告诉紫微:“不是做兄长的不还,而是你取不回去了?!?br>
      “为什么?”紫微问。

      两人喝了酒摇摇晃晃地在深海里飘摇而过。最终在礁石后面停了下来,以礁石为躲。深海里,正有一位少女,牵着一只糯糯的米团子在捡海星。

      米团子捡了一个海星之后很开心,然后看见了更大的,就将手里原本让她开心的海星丢掉,去捡更大的那只。周而复始,到最后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不由一股坐在地上,道:“我不捡了!”

     ?。ò耍?br>
      少女温和地笑,蹲在米团子面前,捏捏她的小脸蛋,道:“公主这样不坚定可不好。海星不在乎大小,要在公主喜欢哪个,不能变来变去?!?br>
      米团子默了默,道:“我都喜欢?!?br>
      “只可以喜欢一个?!?br>
      “哪个说只可以喜欢一个”米团子雄纠纠气昂昂“我是公主,有能力把它们都喜欢了!”

      少女笑着摇头。

      雪瞻看见那场景,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扶额。那位米团子,不正正是他的心肝宝贝女儿么,叫羲和。羲和自出生起就没有母亲,都是由雪瞻一人在带。结果小小年纪就带出了这副德。

      紫微掇了掇雪瞻的手肘,心情不错,笑眯着眼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羲和长大以后肯定不得了?!?br>
      雪瞻道:“我不是叫你来看羲和的,你再仔细辨认辨认?!?br>
      后来深海里脚步凌乱,小小米团子去搬来了帮手,让一队龙族侍卫将整个深海里的海星都捡了回去。

      那位少女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跟在羲和的身边。

      紫微依言细细辨认一番,惊疑地看着雪瞻,道:“紫褚星在那位姑娘身上?”

      雪瞻点头道:“难怪你一直找不到紫褚的踪迹,那紫褚掉进荒海以后想必是被她无意当中进了肚子里,故而你发现不了。随着年岁增长,紫褚星光不灭,才了些端倪?!?br>
      紫微犯愁了,问:“那依兄长看该怎么办?她了我的紫褚,我怎么能取得出呢?”

      雪瞻摊手:“了那么久早已经和身体血脉融合,就是把她开膛破肚也无法了,所以为兄说你取不出了?!?br>
      这一消息,比让紫微找不到紫褚的下落更加让人郁卒寂寞。因为明明他晓得紫褚在哪里,却没办法让紫褚归位,这是最痛苦的。

      一通胡乱醉酒以后,紫微下了决心,和雪瞻道:“不行大哥,我不能忍受紫褚就这样没有了,那位少女是哪家女子你且与我说一说,我决定将她带回北极去,想法子将紫褚分离出来?!?br>
      “不可”雪瞻醉意阑珊,眉梢上挑,俊朗无边“那少女已与人定亲,你怕是不能横一脚带去北极了?!?br>
      紫微颓然:“那大哥说怎么办?紫褚永远也无法归位?”

      “只能转世为人咯?!毖┱?img src="tu/man.jpg">不在意道。

      “转世为人?”紫微不满意这个说法。

      怎料雪瞻却笑了,笑得一丝风情万种一丝不怀好意,对紫微眨眨眼道:“转世为人了还不好?起码也不用熬到大半夜和人约会了罢?!?br>
      紫微当即就眯起了眼:“一定是青华君在大哥这里说?!?br>
      雪瞻掂了掂下巴,道:“还真莫说,我也觉得紫微你的口味,唔很奇怪?!?br>
      “根本就没有那回事?!?br>
      “要是转世为女子倒好说,若要转世为男子,你可要小心啊?!?br>
     ?。ň牛?br>
      只是紫褚星本就是一颗男星,即便转世为人,又哪有为女子的道理。千百年来,紫微都在耐心地等待。

      闲来无事,紫微便开启了北极仙山地底,以紫砂在冰雪封冻之下凝成星玉,亲手刻了紫褚为星的时候的光景,往后一直佩戴在身上。

      天地初平不久,雪瞻为清四海八荒污浊之气,以仙身羽化义不容辞。四极帝君各自司一极,中天为上,他们则避世休养生息。

      紫微门下收了一些弟子,以教导后辈来打发时间。心里,万年如一地惦记着自己的紫褚星,但是却豁朗看透世俗了许多,忍着没再往荒海动不动就去瞧一眼。

      他一直在等,等着紫褚星甘愿回归北极的那一天。

      那么多年,紫褚还是转世为人了。

      一眼,紫微便能认出他来。

      因为他的模样,还是许多万年前的深夜里,月华如水下,紫褚星化作人形和紫微相聚时候的模样。

      一点都没有变。

      紫褚是个路痴,从未出过北极,那么多年在北极的地形里兜兜转转还是会迷路。正如玉羡,头一遭去北极就找不到紫宸宫在什么方位。

      千百年以后,在玉羡的强烈要求之下,紫微斗转星移帮他找回了前世。玉羡回归北极重上星位,依旧是紫微星侧南的紫褚辅星。

      三界六道,再无玉羡这个人。

      月明星稀,紫微总会在半夜的时候独自坐在石桌前。月下勺花绽开得无比绚烂,空气里飘浮着淡淡的花香。

      但无论紫微怎么举杯邀星,都不曾再见当年那抹如月华一样的身影翩跹而来,伴他左右。

      是夜,紫微喝得酩酊大醉一身酒气,笑眯着眼睛抬头而望。

      “紫褚,紫褚?!?br>
      回应紫微的只有清风拂花的声音。

      身形不稳踉跄倒地的瞬间,天边星辰陨落,降地为人。一身月华如水,衣角温柔清然,紫褚靠过去及时自身后扶住了紫微,抿着角淡淡道:“怎的喝得这样醉,帝君不是贪杯的人?!?br>
      一两声极为沉稳悦耳的笑声响起在耳畔。紫微笑眯着眼,身体的重量全往紫褚身上靠去,两人坐在勺花锦簇的地上。

      薄凉的手指轻抚上紫褚的眉眼,紫微笑道:“因为我想你。你说,会不会太晚?”

      紫褚沉默不语。低眉看着紫微靠着自己的腿,浅浅睡去…小青竹番

      东极复一年复一年,夏秋冬自然更替。朝云红暖的时候,晨风清。

      放眼整个东极,只有一处山崖下面,终年白雪不消融。一碧衣俊朗的少年,坐在山巅上,垂着一条腿悬空摇晃后,嘴里衔着一只细小的青竹叶,眯着眼睛看出。

      山崖下面,一袭红衣跃入眼帘,静静地守在冰雪外面。

      少年吐了青竹叶,叹了一口气道:“以寻妹妹,你实在应当断了那个玚什么的念想,现在你睡得香,人家隔三差五就来看你睡觉,我都为他感到冷?!?br>
      说着少年白晳的手指一捻,又是捻出一只小青竹来,随手再取出一本厚厚的书,翻开到最后,拿小青竹在嘴巴里开始在纸页上书写,边写就边念出来:“东极青华大帝晚年,收了一位关门小徒弟,取名为青琤。青琤为东极帝后羲和大千世界里的一株幻竹,潜心在东极修炼三千年终成正果。青琤行事低调广游仙境,鲜少为外人所知道?!?br>
      写完了之后,少年一手扔掉了小青竹“啪”的一声合上那本书。书皮上赫然写着“东极志”三个字。

      少年爬起来,抱着书往回走,自言自语道:“九重天因为太子殿下历劫失败一事新发明了姻缘线这种东西,专绑像你们这种痴儿怨女的情缘。有的姻缘线一栓上不相干的人就自发断了,比如太子殿下;有的姻缘线栓到一起没断,却怎么也栓不紧,比如以寻妹妹和玚什么的。爱情这个东西么,还是要讲究天意和机缘因果的,强求不来?!?br>
      ——全文完——

      谢幕?。?br>
      今天是个好日子,胖云一早就通知大家,今天是大家杀青之,切莫睡懒觉迟到!

      结果…胖云一连几个月没睡一回懒觉,大家都到齐了胖云却迟到了。当胖云睡眼惺忪地来到东极大广场的时候,大家早已经在妙严宫凑两桌打麻将了…

      “喂青华,你是不是应该下来感谢胖云给你配了一个娇美眷和一个乖女儿呢?为什么你一点感谢的觉悟都没有?不仅不带领大家在下面排好队形,还聚众赌博?”胖云气吁吁地爬上妙严宫,站在门口怒目道。

      青华牌出牌,再等着下家出牌,然后淡淡地道一句“糊了”整个过程畅自然毫不拖泥带水。

      他无视了胖云。

      胖云怒了,走过去一把掀了青华的牌桌,道:“快谢我!”

      青华清清淡淡地掀起眼皮看胖云一眼,道:“迟到的是你又不是我。凭什么要感谢你,你给钱了吗?”

      胖云老脸怒红:“…”众人看了青华的牌桌,群起愤慨:“青华你出老千!”

      感谢同学们一直以来对胖云的支持!《帝君》完结了~嗳好舍不得啊~虽然书写完了,但故事还没完哟~接下来请看后一辈风***人才登场罢!胖云的云系列可是很庞大的~~

      新文已开启?!督渴δ鸭?,孽徒好神勇》女主是凤以寻,羲和的女儿。有同学说新文和帝君里面凤以寻的性格有些不一样,胖云想说,根本上是一样的,只是世界观发生了改变而已?;蛐硭⑾?,像这样糊涂地活着,才是最好的,什么都心如明镜不会快乐,不管看多少佛经也无法弥补。

      只不过新文不在袖子更新了哈,刚签了出版,想看文的同学快快入群吧,群号简介上面有,不会花很多钱,也有可能完全免费哟~~~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帝君,请自重   下一章 ( 没有了 )
    迷糊小仙也是我的修真夫婿异界之我要做流氓修仙之御神仙也有潜规阎罗狂妃,狼养邪兽凤鸣天下,全堡垒之夜ios国服下载萌仙,弃夫是
    免费小说《帝君,请自重》是由作者漓云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仙侠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二百三十四章 褚星归位大结局及帝君,请自重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仙侠小说帝君,请自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3maoxs.com)立场无关。
  • 任何大树都是从种子开始,掌门人揭开CES基业长青的密码 2019-10-12
  • 最美季节走醉美线路——新疆伊犁大环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1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 2019-10-11
  • 【家国网聚·网络旺年】以春节的名义,拉近家的距离 2019-10-05
  •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网络安全举报电话 2019-09-23
  • 一语惊坛(6月6日):矢志不渝依法治国,努力让正义不会迟到,更不缺席。 2019-09-23
  • 张德江:着力完善监督工作机制,加强对宪法法律实施和“一府两院”工作的监督 2019-09-09
  • 成交大户大起底!走街串巷带你领略增城的风土人情 ——凤凰网房产广州 2019-09-09
  •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十一五”研究状况与“十二五”发展趋势》一书出版 2019-09-08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9-08
  • 临潼区马额镇庙张村西坡组农民饮用黄泥水 2019-09-05
  • 看着就想笑这一贴证明,计划经济不是来自苏联,而是来自资本主义 2019-09-05
  • 人贵有自知之明嘛[哈哈] 2019-09-04
  • 成都大学生参加国际超轻复合材料大学生桥梁竞赛获总冠军 2019-09-04
  • 刷爆朋友圈! 今年广州国际灯光节到底有多美 2019-09-02
  • 我安装过的248彩票app 娱乐之最强天王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 全天北京pk10计划下载 二八杠怎么看生死门 北京pk10冠军技巧 乐盈彩票赚钱吗 轩彩娱乐测试路线 波克1000炮捕鱼破解版 新时时彩 排列三组六七码遗漏 乐彩骗我30万 带二八杠的棋牌游戏 论坛高手3肖6码 牛牛怎么玩才能赢钱 广西快3助手 下载